长时间共存,CEO炮轰主任侮辱工作者

作者:金沙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1-13 01:24    浏览:

[返回]

温晓东对于巩振兵的加盟充满信心,认为其“熟悉并深耕于互联网市场,是百度外卖创立和发展的关键人物,在战略规划、运营布局、渠道建设等方面有着非常丰富的实战经验及创新思路。相信其会带领易到迈向一个新的高峰”。

新浪科技获得的一张邮件截图显示,易到政府事务部总监吕艺在一封邮件中炮轰易到CEO巩振兵,称其“无能”,“在人品上老易到的人不服你,你只能靠开人换人获得尊重。”吕艺还称,巩振兵曾经用威胁开除GR其他人员的理由逼自己给他磕头,甚至连磕了7个头。

▲资料图 中新经纬摄

此前交通部与公安部要求,对现有网约车和私人小客车合乘服务的驾驶员进行一次全面清理,年底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并基本实现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驾驶员合规化。

有北京等地的司机表示,连续两个月无法提现后,在11月9日成功提现。但长春、广州等地的司机则反馈仍旧无法提现。

“磕头饭局”闹剧还得追溯到四天前。

易到管理团队迟迟未公开。2018年伊始,温晓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易到已经确定新的CEO人选,这个季度就会对外公布。同时,新一轮的融资也基本确定,新的投资方为中信银行,具体的融资金额最快这个月就会公开。”

今日,易到政府事务部总监吕艺炮轰易到CEO巩振兵欺凌员工引发关注。吕艺还质疑巩振兵没有担当,称其“司机上门多次你都跑了,交通部检查你都不敢签字。”易到方面向新浪科技回应称纯属污蔑,但证实吕艺已经离职。

有司机两个月无法提现,半个多月不敢接单

与此同时,网约车市场也变了天。上汽集团、一汽集团、吉利集团、首汽集团、长城汽车等车企已进军网约车市场。京东、哈啰出行也纷纷加入。

然而,11月9日,有车主称易到再次发布公告称,因第三方提现产品变更,尚未全部接入提现体系,本周提现临时延期。而11月16日为新的提现日。

中新经纬注意到,在百度贴吧“易到用车吧”内,亦有不少易到司机在呼吁易到还钱。

一封邮件、一段“磕头”视频将低调的易到用车推到了风口浪尖。11月15日晚间,易到政府事务部前总监吕艺发邮件称,易到CEO巩振兵欺凌员工,自己被逼向其磕头。11月16日,易到方面回应称,“欺凌员工”、“逼迫磕头”为不实言论,“磕头”饭局有蓄谋安排嫌疑,巩振兵已报案。吕艺随即否认上述说法。

韬蕴资本自身也出了事。今年5月,韬蕴资本因未能按期支付一款契约型基金的利息而被基金管理人公之于众;9月,一款涉及韬蕴资本的资管计划未能兑付的消息曝出。

有易到司机告诉中新经纬,大约两个月前,易到将固定的每周五10000元的司机提现额度降至3000元;两周前,3000元的额度又降至2000元,直到上周五(11月16日),2000元也无法正常提取。

从2016年底被爆出欠款,到2017年初业绩下滑,乐视一直深陷“缺钱”风波,中间几度停牌。欠款问题爆出不久,这场风波就将乐视持股的易到也拉下了水。拖欠款项、司机提现难,易到“资金链断裂”的传闻在市场上飘了半年。

事件真相双方各有说辞,但无疑将易到的管理混乱展现在公众面前。易到的烦恼不止于此,近日,原本准备从韬蕴资本接盘易到的上市公司赫美集团发布公告称,双方的合作因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

公开报道显示,“磕头饭局”的主角之一巩振兵是今年5月空降到易到做CEO的,此前其曾担任百度外卖CEO、董事长,而另一主角吕艺已于11月17日从易到离职。有消息显示,离职原因是其曾在10月25日打砸人力办公室,造成恶劣影响引咎辞职。

2016年8月2日,在滴滴和优步中国宣布合并的第二天,贾跃亭发表朋友圈称:“易到将会推出史上最大力度的充返活动。”这条朋友圈是为了声援周航发的内部信——“市场永远是变化的,谁是最后的霸主亦是未知。”彼时,周航的董事长一职早已被“空降”的何毅替代,周航本人仍为易到CEO,但他正在逐步平稳地退出易到的实际管理层。

温晓东曾在今年初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易到未来还将推出拼车、顺风车、出租车等多种横向业务。他还为2018年的易到定下日均订单达到100万单的目标,这意味着要达到2016年6月易到连续实行100%充返后的水平。而在整个网约车行业,他对易到的定位是“回到它自己应该的市场地位”,值得注意的是,易到创始人周航曾于2016年6月宣布,易到占有纯专车市场30%份额,GMV超过Uber位列行业第二。

▲11月16日,易到发给车主的公告

然而该事项因协议各方后期沟通阶段就交易具体方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11月15日,赫美集团公告称,鉴于资本市场环境及产业政策发生变化,继续推进上述合作事宜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风险。东方车云拟独立进行境内或境外IPO申报,所以终止了与韬蕴资本战略投资合作。至此,易到曲线上市也黯然落幕。

资料显示,巩振兵毕业于北京联合大学营销管理专业。2001-2003年,以股票分析软件项目创业,后将公司出售;2003年加入百度,历任百度渠道部大区总监、全国渠道总监、百度北京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2014年5月,带领团队创建百度外卖,并担任百度外卖事业部总经理;2015年11月,百度宣布对百度外卖进行独立发展和开放融资,巩振兵出任公司CEO。

(责任编辑:单征宇)

作为国内网约车平台的先行者,易到的天使轮融资获得了来自真格基金的100万美元。作为创始人,周航一直坚持“高品质的专车服务”,选择稳扎稳打的模式。他没有预见到,网约车市场即将迎来一场资本大潮冲击下的近身搏杀。

提现难再现,易到走向何处?

▲19日上午,有多名易到车主来到易到北京总部要求提现。

2017年3月,易到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对“资金链断裂”传闻进行了回应。易到称,目前易到经营状况非常良好,融资也在顺利推动中,近期也将启动上市计划。此后乐视与易到风波愈演愈烈,上市计划无疾而终。

不过上任后的巩振兵从未正式对外亮相。在其上任时的官方口径中,巩振兵表示,市场上主流网约车平台收取车主佣金约在25%—30%之间,这是网约车的传统盈利模式。易到近期推出了全新的商业模式,不再收取车主佣金,回归到极简的共享经济本质中来,这是网约车未来的发展趋势。“我看好易到这一全新模式的前景,这也是我选择加入易到的主要原因。”巩振兵说。

2017年6月,韬蕴资本与乐视方面就收购易到股权达成一致,实现对易到的控股。但韬蕴的接手并没有让易到拖离泥沼,今年5月,由于韬蕴资本未能按期支付一款契约型基金的利息而被基金管理人公之于众。

易到用车创业8年,两度易主。作为国内网约车首个吃螃蟹者,易到市场份额一直不大,影响力被限制在小众群体中。其每次见诸报端的起因都源于管理团队间的纠葛。2017年4月,易到创始人周航称,易到资金链危机源于“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至此,乐视风波波及易到,昔日中国专车鼻祖发展停滞不前。与此同时,赫美集团宣布终止与韬蕴资本战略合作,易到的曲线上市计划以失败告终。随后易到宣布拟独立IPO。如今在科技互联网公司上市潮与破发潮频发的时期,加上网约车市场变数增多,高管纠葛缠身的易到上市是否能够如愿?

不过到今年7月,事情再次生变。易到先是发布公告称,韬蕴资本入主后发现易到整体负债由乐视承诺的20余亿元飙升至近50亿元。后来又发布通知称,因为乐视发起诉讼,平台用于车主提现的账户于7月20日被法院诉前保全冻结,对车主正常提现造成影响。

16日上午,一段视频事件推向高潮。视频中,巩振兵跷着二郎腿、趿拉着凉鞋坐在主位,吕艺端着一杯红酒,说完赔罪的话之后便跪下,向巩振兵磕了一个头。

一位易到司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易到以充值式的用车模式为主,但乐视之后大家对于易到资金安全仍有忧虑,平台活跃度也起不来。”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表示,易到作为国内最早专车平台,司乘双选订单模式曾被看好,但好的产品模式却没有遇到好的资本与管理团队,是一个比较可惜的案例。

易到总监炮轰CEO,暴露管理混乱

李航说,有车友最近去易到总部要钱,易到的人员告诉他,钱可以给,但以后易到的账号也就别用了。不过此说法并未得到易到方面证实。“易到的体系还是不错的,不给司机强制派单,说实话我们也不希望易到倒下,只希望能还我们钱。”

开撕的第三天,周航、杨芸、汤鹏发布联合声明,宣布自20日起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而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CEO温晓东也评价称,巩振兵是百度外卖创立和发展的关键人物,在战略规划、运营布局、渠道建设等方面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及创新思路。他的理念和经验将对易到加速落地“一体两翼”全新战略,以及推进全新商业模式转换带来很大帮助。

▲11月9日,易到车主提现失败的短信通知

11月16日,多位易到司机向媒体爆料称,已经连续两周收到提现延期通知。易到方面则解释称是临时性延迟。

易到易主失败,赫美集团终止收购

此外,据媒体报道,今年四五月份,就有易到司机和供应商频频上门讨债,巩振兵也正是这个时候到易到担任CEO的。

此时爆发高管层内斗,给易到一直筹谋的上市计划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易到司机们也陷入煎熬,有长春、广州等多地的司机表示,已经连续几个月未能成功提现。易到的核心资产——600万司机正在加速流失。

在自身陷入困境之时,韬蕴资本开始为易到寻找新的买主。赫美集团被韬蕴资本视为接手易到最合适的人选。今年11月14日,赫美集团发布公告称,因具体方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公司终止收购易到用车运营主体股权。自此,韬蕴资本将易到注入上市公司的想法落空。

2015年10月,乐视用7亿美元买下了易到70%的股份,取得控股地位。可乐视的“带资进组”并没能扭转易到的局面,反而给它埋下了资金链断裂的“导火索”。“人在局中,你是非常不愿意否定自己的,总是试图证明自己是对的。”周航后来对媒体表示,只有把自己放在局外,才有可能看到“过去的自己干得实在有点蠢”。

巩振兵带领下的百度外卖坚持差异化的发展道路,聚焦于中高端白领及住宅用户,一度达到白领外卖市场份额第一。不过后来百度战略重点从O2O向人工智能转移,百度外卖也逐渐被边缘化。

各执一词的“磕头饭局”,未完待续

易观智库《中国打车APP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显示,2013年第4季度快的打车、滴滴打车分别以46.7%、43.6%的比例占据中国打车APP市场累计用户份额前两名的位置。

易到平台拥有的600万司机一直是其核心价值之一。韬蕴资本入主易到后推出的降佣金等政策让不少经历乐视风波离开的司机再次回归,然而,此次再爆发提现危机,易到的司机资源无疑将再次加速流失。

“上周五(11月9日)我试着提了一次,App端已经显示提现成功了,但随后发来的一条短信显示,我本次提现失败,原因为系统繁忙,请联系客服,但客服根本联系不上。”蔡运说,“这周五(11月16日),还没等我提,系统就发来了公告,通知我们因第三方提现产品尚未全部接入提现体系,本周提现时间临时延迟。其实这个公告易到不是第一次发给我们了,前几周提不出来的时候,我们收到的也是这个公告。”

易到政府事务部前总监吕艺与易到CEO巩振兵的矛盾就在此时爆发。吕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巩振兵想把吕艺所在部门换成巩自己的人,于是想办法挤对老员工。吕艺随后和人力资源副总裁发生直接冲突,引咎辞职。

2017年6月28日,韬蕴资本与乐视方面就收购易到股权达成一致,并于6月30日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资金,解决车主提现问题。7月13日,易到举行了股东会议,并就韬蕴资本入股易到事宜达成一致,韬蕴资本实现对易到的控股。

如今的易到,除了要面对巨大的市场竞争压力、资金短缺、多次易主,还曝出了内部高管团队“磕头”的闹剧,这个曾经的网约车市场第一玩家,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韬蕴资本入主易到,管理团队成了问题。当年7月,易到公告称,CFO任汝娴、CTO袁斌、法务VP刘晓庆、HRVP马冬四位高管向公司提交了辞职申请,易到已批准以上辞职申请。随后,接替周航的易到CEO彭钢也于当年9月底离职。

除了人品之外,吕艺还质疑巩振兵的能力,称其不仅人品差,文化也低,“居然能当易到CEO我真觉得温总瞎了眼。”吕艺还爆料,在司机上门时巩振兵多次逃跑,交通部检查巩振兵也不敢签字。吕艺称自己将于11月16日离职,要求巩振兵公开道歉,并称其“还欠还我磕7个头。”

“磕头饭局”的视频上传到网络后,在易到司机群体间引发了热议。

此前易到在2015年10月运营状况出现危机时,乐视7亿美元入股,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2016年初乐视派彭钢任总裁,同年6月易到法人由周航变更为彭钢。除CFO任汝娴是原易到首席财务官外,袁斌、刘晓庆、马冬均为乐视系人马。

王菲和中泰创盈分别持有易到33.82%、20%股权,王菲为易到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董事长,王菲还是韬蕴资本CEO温晓东的秘书。这意味着韬蕴资本意欲将易到脱手装入上市公司赫美集团。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19日电 (常涛)有车主自曝,已有半个多月不敢接单。

随后周航对此回应,希望乐视和易到在向他泼脏水的同时,能够真正意识到并直面易到此刻的困境和问题。周航在回应中表示,希望贾跃亭和乐视能全力以赴地替司机、用户去解决易到当下面临的困难。

易到的正常提现日为每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易到先后于10月12日和19日在车主端发布公告称,因平台提现账户变更,本周提现时间延长至下一提现日。易到方面解释称,未来要降低司机提现的手续费,可能由一块每次调至五毛每次,现在在对第三方提现产品作优化及变更,所以这次影响到了一些司机提现。”按计划下周提现将恢复正常,不排除提前安排。“

2017年4月,周航公开发声,称乐视向易到隐瞒了巨额债务,又挪用了易到13亿元资金,导致上半年易到出现提现难、司机不愿接单、用户叫车困难的不良情况。这场公开喊话最终以易到创始团队集体出走,乐视委派总裁彭钢出任CEO结束。

2010年5月,周航、杨芸、汤鹏三人在北京创立易到用车,先后分别获得真格基金、高通风险投资、宽带资本、携程等知名机构投资,被称为中国专车鼻祖。当时的网约车市场还不像现在这么热闹,毕竟直到两年后,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才分别在杭州和北京成立。

韬蕴资本和易到都陷入困境的情况下,韬蕴资本考虑再将易到易主。

艰难求生,易到未来驶向何方?

同在4月,易到完成了B轮1500万美元融资。但相比滴滴“南下”、快的“北伐”,两家网约车平台纷纷开始扩大布局、抢夺市场,周航似乎仍未感知到即将上场的“血雨腥风”。

不过劫后余生再遇多重变故的易到,要实现温晓东的目标似乎越来越困难。

16日晚间,易到在官方声明中称,“这是一场险恶有预谋的饭局”,是一场“鸿门宴”,吕艺非被逼下跪,CEO巩振兵已报案。

乐视风波令易到再次易主。2017年6月,易到发布公告显示,易到股权做出重大变更,乐视不再是易到控股股东,随后韬蕴资本接手。

然而就在11月14日,赫美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终止了与韬蕴资本的合作。赫美集团称,公司原拟受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股权。这一事项因为协议各方后期沟通阶段就交易具体方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同时,鉴于资本市场环境及产业政策发生变化,继续推进上述合作事宜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风险。东方车云拟独立进行境内或境外IPO申报,故决定终止合作事宜。

2010年上线之后,作为国内网约车先行者的易到至少在一年半时间内处于没有竞争对手的状态。但随着越来越多玩家的进入网约车市场,尤其是2014年爆发的网约车补贴大战,面对滴滴和快的疯狂的价格战,易到已经没有足够的“资本”陪跑了。

随着巩振兵入驻,易到内部不断变化。此前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易到今年以来公司人员流动明显,部分部门人员变动过半。

2016年底,乐视遭遇资金链危机,而乐视控股的易到也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费用、司机无法提现等问题。

后来,易到搭上了乐视这艘“大船”。2015年10月,乐视控股启动了对易到并购式投资,获得了易到用车70%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不过,此后易到开展的大规模充返活动在豪取用户和市场的同时,也此后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这场互撕最终以三位创始人的集体出走“落幕”。但易到的局面并未缓和。此后,位于海淀区中国技术交易大厦的易到公司不时被要款的司机造访。而这场风波似乎为后来者效仿。

但巩振兵的百度外卖经验并未成功让这个命运多舛的老牌出行企业重获新生,易到的内部管理出现严重问题。实际上,有易到离职员工向新浪科技表示,此前就出现过有员工冒充HR甚至高管发布全员邮件的现象,内部管理混乱。种种问题之下,易到员工的流动性很大。

18日下午,吕艺对易到声明作出最新回应称,饭局不是“构陷”和“鸿门宴”,自己确实是被逼下跪,并称将保留报警和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的权利。

2017年初,上百位易到司机开始在易到办公室聚集讨薪,持续数月,易到“资金链断裂”传闻甚嚣尘上。

2017年8月,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百度外卖,巩振兵的职位也变成了百度外卖董事长;今年3月,被架空后的巩振兵离职,不再担任百度外卖董事长一职;2个月后,巩振兵加盟易到,出任CEO,全面负责易到的运营及管理事务。

19日上午,据中新经纬最新了解到的情况,有多名易到车主来到了易到位于万豪中心的北京总部,上门要求提现。现场一名讨债的车主表示,由于现场司机人数较多,易到方面采取了取号、叫号的方式,一对一进行协商处理。据上述讨债车主透露,易到现场禁止司机拍照,也并未直接给司机提现,只是承诺下周线下打钱。

起大早赶晚集,易到先天“发育不良”

韬蕴资本入主后,对易到进行了一系列变革。调整管理团队,提出一体两翼战略,推出城市合伙人制度。同时易到下调了车主端的佣金,促使司机逐渐回归,并积极在各地申请网约车牌照,易到一度起死回生。

视频发出后,吕艺对媒体称,视频只是磕头的最后部分,实际上他向巩振兵磕了7次头,并称巩振兵要求拍摄视频,并把视频发到群里,才算原谅他。

韬蕴资本的加入,易到再次计划进入资本市场。2018年8月,赫美集团公告称,已与韬蕴资本签署了战略协议,三个月内收购公司不低于5%的股份,筹划拟收购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易到主体)股权。

今年8月,深交所上市公司赫美集团发布公告称,与自然人王菲、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就赫美集团受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王菲、中泰创盈拟向赫美集团转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相应股权,并将促使东方车云其他股东向公司转让所持相应东方车云资产。

今日(19日),据中新经纬最新了解到的情况,上午,有多名易到车主来到了易到位于万豪中心的北京总部,上门要求提现。现场一名讨债的车主表示,由于现场司机人数较多,易到方面采取了取号、叫号的方式,一对一进行协商处理。但他透露,易到现场禁止司机拍照,也并未直接给司机提现,只是承诺下周线下打钱。

2013年,资本开始重视网约车这块大饼。4月时,滴滴和快的先后获得腾讯1500万美元投资和阿里400万美元投资。这为二者后来的“补贴大战”埋下了伏笔。

兼职易到司机蔡运(化名)第一反应是:易到欠我的钱还没提出来,该咋办?蔡运告诉中新经纬,按规定,每周五下午2时至5时易到司机提现的时间,但他已经有将近两个月无法正常从易到App提现了。

周航决定改变打法,向对手学习,争取重当网约车“老大哥”。这个梦想刚刚起航,就被乐视及其背后的资金链问题击碎。

15日晚间,前易到政府事务副总裁吕艺向多位易到高管发出题为《吕艺为何要反巩振兵真相!!!易到员工被欺凌!!!》的邮件。邮件中,吕艺控诉了易到CEO巩振兵曾以开除GR(政府关系)工作人员为由,威胁吕艺向其下跪磕头。

成立8年的易到曾多次谋划上市。2016年3月,时任易到CEO的周航对外正式宣布:易到用车正在拆分VIE,已经启动回归国内资本市场的计划。然而陷入各种风波的易到至今未能上市。

17日,吕艺再次对媒体回应称,“我承诺说的都是真相或者实话,交由社会公论,我希望巩振兵也可以这样承诺。”他还表示自己手里还有“实锤”,暗示事件并未告一段落。

事实上,韬蕴资本控股的易到一直试图以“低佣金+补贴”的方式吸引用户,但乐视风波导致易到车主提现难的后遗症延续至今。此前易到内部员工也曾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疑惑,“为什么我们司机优惠力度这么大了还吸引不到用户?”

全职易到司机李航(化名)对中新经纬表示,大约两个月前,易到将固定的每周五10000元的司机提现额度降至3000元;两周前,3000元的额度又降至2000元,直到上周五(11月16日)后,2000元也无法正常提取。李航说:“我最近一次提现成功是10月中旬,目前还有将近1万块钱没有提出来。我已经半个多月没有接单了,不敢接,钱提不出来,出去跑一天就得搭200块钱,犯不上。”

周航错过了布局的好时机,网约车的“补贴大战”中,易到一直没能入场。2015年,在快的和滴滴补贴大战下,易到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阶段,周航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

易到上一次“出风头”还是在19个月前,2017年4月17日,易到创始人周航公开宣布与乐视关系决裂,随即引发了易到资金危机。近日,一场“磕头饭局”的曝光,再次将易到推向风口浪尖。

CEO空缺7个月,资本玩不转创业公司

实际上,彭钢离职之后,易到CEO长期虚位以待,韬蕴资本CEO温晓东一度代表易到发声。2017年底,温晓东在易到2017-2018年度全国城市服务商发展大会上表示,易到对未来业务作出调整,将打造以网约车为主体的全新业务线,并行发展汽车金融和境外出游业务,打造“一体两翼”全新战略。如今时隔近一年,这些业务并没有太大动静。

多次上市、借壳失败,乐视余波未消

2017年4月10日,易到上海办公室。视觉中国

当晚,易到与乐视就对此作出了回应,称乐视从未挪用过易到任何资金,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支持易到发展,并认为周航“用心险恶”、“已涉嫌诽谤”。

直到2018年5月17日,易到宣布新任CEO人选,原百度外卖董事长巩振兵加盟易到,出任CEO,全面负责易到的运营及管理事务。易到方面表示,巩振兵实际上早于两个月前就已加入易到,其间担任公司顾问,近日正式出任CEO。

2017年4月17日下午,周航发表声明,针对近期关于易到资金链危机的风波,承认易到确实存在资金问题,并指出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

(责任编辑:单征宇)

搜索